福泉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血火天衣 第280章 移山巨力

发布时间:2019-10-12 19:50:23 编辑:笔名

血火天衣 第280章 移山巨力

这是从未接触过的恐怖.

身为佣兵.辗转于各国之间.也听过各种靠谱或者不靠谱的传闻.然而他们从來沒想到竟然有这样一种“妖术”能让人瞬间老化.

那是妖怪.是魔鬼.残余的六个人來自各个国家.这个妖艳少年已经成了他们小时候所听说的神话中各种邪恶东西的化身.是人类不可能战胜的超自然现象.也是自幼植根与心中的恐惧.

也许只有神佛能够惩治这一类强大的魔物.渺小的人类什么都做不到.

六个人分别逃向了不同的方向

.跑起來磕磕碰碰的.

死胡同很短.跑到一半.一个佣兵绝望地瞪大了眼睛.不知是不是该回转.

“不行.回去的话一定会撞到那个妖怪.”

他的同伴颤颤巍巍地拉住了他的手.全身筛糠.

“可是在这里不就是等死吗.”

“他……他一定会去追别人.咱们躲一阵再出去.”

危难之际.这个佣兵竟然脑中多出了一点“急智”.尽管这个意见照样是愚蠢的.

“不……不可能.有人來了.”

要逃回去的佣兵用力甩开同伴的手.正要拼命.却发现來者自己并不认识.也不是刚才那个妖怪.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在这里.遇到什么危险了吗.”

來者是一个金色长发的青年人.背着双手.一副潇洒不羁的模样.而且看起來也平易近人.

“别冲动.”

提议躲藏的佣兵立刻再度抓住了同伴.小心翼翼地打量着这个天外來客.

虽然不知道他是谁.但看起來可以利用一下.

“我……我们被仇家追杀.”

想要逃跑的佣兵脑子里也转过了弯.抱着一丝赌博的心态.一边喘息.一边对眼前的金发青年说道.

“仇家.这圣子城居然还有寻仇的.你们惹了谁.长什么样.”

金发青年立刻“义愤填膺”地握紧了拳头.在风中飞舞的金发仿佛也是因为周身的凛凛正气而飞.

“是……”

“是这个样子的吗.”

金发青年突然双手向前一伸.掌心骤然喷吐出两条碗口粗的金光.从两个佣兵的胸口分别穿过.

那种金光是极为精纯的压缩能量流.虽然沒有天衣当做依仗.却也能够轻而易举地穿透这两个佣兵身上的防护.凶猛之极的金光在一瞬间就轰碎了他们两人体内的全部内脏.再从二人的身后透出.看起來两个佣兵就像被巨大的柱子串起來一样.

金光只持续了短短一瞬.甚至沒有抵达对面的墙壁就已经消失.

“你……你是……”

在两个佣兵断气之前.模糊的眼睛中所看到的是金发青年重新变成那个噩梦般的少年的一幕.不知为何.总觉得死也瞑目了.

“吸收一个人一辈子的生命力也只够杀两个人而已么.真是划不來.想不到人一老了就开始越來越看重生命啊.”

借由吸收周德生命力而变成青年.现在又释放出力量而回归少年形态的谢岚有些惆怅地吸了吸鼻子.戴上大大的兜帽.两手插在衣袋之中快步离开了小巷.

现在很少有人知道.当年的谢岚之所以被称之为魔.有一半是因为这招能够直接吸收人命的噬气之术.而将吸收的生命力一口气放出而伤人的绝技“噬气轰鸣”.更是损人利己的绝招.

当年在数次针对谢岚的围剿之中.他总是借着这一门绝技而永不力竭.最终将所有的敌人击杀.

如果愿意.谢岚可以轻松解决掉所有的人.但他现在的身份是生意人.而他自己也乐在其中.生意人就要有自己的规矩.收了杀什么人的钱就要杀什么人.不可以抢别人的生意.

其他几个佣兵此时还在逃窜.

虽然惊惶.其中有人已经意识到似乎现在的处境沒有那么可怕.因为他们本质上仍是一些凶悍之辈.纵使被突如其來的谢岚吓到.过了一段时间之后.脑子清醒了.就逐渐开始发现其实自己沒有被追击.

尤其是实力较强的佣兵.

比如陈春.他是黑色星座之中力量最大的.甚至超越了团长.实际上他的身份本來就是副团长的候补.比起其他佣兵更受器重.

陈春的体型也极其庞大.远远超过了2米.而且肌肉雄健.站在地上就像一座大山.

这样的一条巨汉.即使是逃命.也逃得天崩地裂.一路上抵挡的东西全都被撞得粉碎.什么都沒留下來.

比起杀人.陈春的确更喜欢破坏东西.比如放火焚烧房屋.拆毁村落之类的事情.

所以破坏一番之后.胸中的恐惧被破坏的愉悦缓解了.头脑并不太好的陈春反而成为第一个注意到谢岚沒有前來追击的人.

所以他停下了脚步.开始观察周围的情况.也沒有像之前那么害怕了.

原來这条路的尽头有光明.那就是说只要逃到有光的地方.自己生存下來的几率就会大很多.在一般的闹市中很少有人敢随便杀人.

陈春裂开了丑陋的大嘴.向着有光的地方狂奔.

“轰.”

突如其來的地鸣声骇得陈春瞪大了牛眼.丝线自他掌心盘旋.化为一柄硕大的单手锤.他人虽鲁莽.战斗经验却毫不含糊.一下就判断出眼前可能出现了敌人.

“轰.”

宛如在嘲笑陈春一般.第二声地鸣接踵而至.震得陈春硕大的身躯不住地发抖.

“什么人.”

陈春握紧大锤.扯着粗粗的嗓子吼道.

这绝不是一般的地震.因为周围的建筑丝毫未晃.不可能有震动范围如此狭窄的地震.必然是有人在其中作梗.

“你对自己的力气很自信吗.”

一个相当年轻的声音忽然从不远处转來.位置正是陈春的背后.

那个声音听起來有些悲哀.

“死吧.”

陈春的大嘴突然咧到了耳根.露出满口黄白交加的牙齿.脸上凶相毕露.也不回答那个声音的疑问.转身就是一锤.

“嘭.”

威力足以开山裂石的大锤却只激起了一声闷响而已.如同困倦之极的人倒在枕头上的那种声音.而陈春握着大锤的手臂却不自然地僵在了空中.

因为有一只抬起的手掌将轰下的大锤轻而易举地架住.

“给我去死啊.”

陈春意识到眼前这个人力量似乎还在自己之上.心下一横.反而激起了一股狠劲.催动天衣的全部力量.不顾一切地向下压去.

然而现身于黑暗中的人影依然纹丝不动.甚至连肌肉的颤动都沒有.

另一边.陈春的样子就狼狈许多.两条粗壮的手臂青筋暴起.血管一弹一弹.大颗大颗的汗珠从他的身上落下.

“哧.”

陈春紧紧咬合的牙齿之间迸出一口鲜血.正喷在不远处的人影身上.

人影慢条斯理地抬起另一之手.在脸上轻轻一抹.

“哐.”

陈春庞大的身体轰然倒地.因为毛细血管爆裂而变得通红的眼珠向外凸出着.口中不住地流着血.凭着一股不服输的蛮劲比拼力量.结果无论如何也不能撼动对方的一只手.最后更是力尽而死.在他倒向地面的一瞬.双手尚且紧紧地抓着大锤不放.正是所谓死不瞑目.

“对不住了.”

黑影中现身的阿力一拳轰向陈春的尸身.被破坏的天衣很快就将庞大的尸体燃烧殆尽.

做完一切之后.阿力转身离开了小巷.这里就像什么都沒发生过一样.

相对于这些倒霉的佣兵來说.有些人的运气看起來不错.

因为每个人所逃窜的方向都是不同的.十字小巷的长度也各有区别.

其中一个佣兵还真就率先冲出了小巷.也是他运气够好.这条路距离街道只不过有不到两百步的距离而已.

“呼……哈哈……哈哈哈.”

冲出小巷.佣兵看到了來往的路人.喘口气定了定神.突然疯狂地大笑起來.

因为自己已经逃出了生天.这个地方是有來往行人的大街.虽然不是特别繁华.但毕竟有灯火照明.敌人也不可能在无声无息之间出现了.

就算是他们光明正大地來袭.在这里.自己也未必沒有一战之力.

“不行.赶快报告团长.”

佣兵首先想到了团长.这一次任务失败.惩罚什么的都是小事.重要的是必须赶快找回这个面子.实力最强的团长不能再坐镇了.

如此想着.佣兵尽量站在有路灯.有行人的地方.开始寻找回去的路.

“这位大爷.要去玩玩嘛.”

软软的声音反而吓了这个佣兵一跳.不过很快他的脑子就转过了弯.因为这是很常见的.

佣兵抬起了头.看到不远处立着一个大概只有十七八岁的少女.相貌虽毫无惊艳之处.但邻家女孩的气质与浓郁的青春气息足以给评价加上几分.

“这个……”

佣兵舔了舔嘴唇.有点犹豫了.

南通哪家性病医院好
宁夏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广东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南通哪家医院治疗性病
宁夏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