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泉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香港世纪贪案开审新鸿基郭氏兄弟涉贿赂细节

发布时间:2019-11-10 22:16:24 编辑:笔名

  香港世纪贪案开审 新鸿基郭氏兄弟涉贿赂细节曝光

  以香港前政务司司长许仕仁以及香港大地产商新鸿基地产主席郭氏兄弟等为被告的世纪大案,于上周正式开庭审讯。至此,人们才得以一窥这一大案背后的细节。

  许仕仁被控8项罪行

  这一案件要追溯到2012年。当年3月29日,香港廉政公署发布公告,正式拘捕许仕仁及郭炳江、郭炳联两兄弟(郭氏兄弟),指其涉嫌触犯《防止贿赂条例》及公职人员行为失当罪行。同年7月,廉署宣布正式起诉5名被告,除了许仕仁及郭氏兄弟外,牵涉其中的还有新鸿基地产的前执行董事陈钜源,以及港交所前高级副总裁关雄生。

  这次调查是廉政公署自1974年成立以来,针对高级政府官员展开的最大规模调查之一,这一事件曾震惊全香港。据《每日经济》了解,本次案件的审讯预计需时超过70天,是香港历史上涉及最高级官员的刑事案件。但直至近日正式开庭后,这一涉及港府前高官以及香港富商的案件,其细节才得以曝光。每日经济

  许仕仁于2005年6月30日获委任为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务司司长。在上任伊始,许仕仁便声称只任两年政务司司长。他也的确在2007年7月离职,出任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会议非官守成员。然而,就是这短短的两年任期使他官司缠身。

  许仕仁作为第一被告,涉及全部8项犯罪指控,其中许单独被指控两项公职人员行为失当罪,涉嫌收受现金和无抵押贷款超过3400万港元,其余被告涉嫌向许提供利益。控方称,若没有郭氏兄弟提供财政支持,许难以维持其奢华生活。

  控方香港律政司在开案陈词中称,郭氏兄弟早在许仕仁就任政务司长前已开始贿赂他。许仕仁就任政务司长前后收取逾1760万港元,甚至在上任当天早上还收取了470万港元;卸任后继续收受超过1100万港元。控方表示,许仕仁是政府第二高级及有权力的人,涉嫌隐瞒收受秘密款项,无视自身的。控方还称,许仕仁与郭炳江相识逾20年,关系一直友好,郭炳江向许仕仁支付巨款,是因为对方在政府决策中有重要并具有影响力的地位,同时可以接触机密资料,这些资料与新鸿基地产有深切的利益关系。

  控方还进一步称,支付方以非常迂回的方式汇款,合计超过2880万港元。其中的中间人之一,被认为是港交所前主管关雄生,其在财经界工作逾30年,与众多富豪关系密切,与许仕仁则是儿时已经相识的朋友。控方指,陈钜源从郭氏兄弟处得到款项后,就以复杂间接的方法,把款项转往新加坡,再汇给关雄生,然后再存入许仕仁户口内。

  控辩双方律师阵容强大

  根据香港法例,触犯《防止贿赂条例》第4条和第8条,最高刑罚为监禁7年及罚款50万港元,若涉及严重刑事罪行,法庭也可引用有关法例颁令将非法行为所得利益充公;公职人员行为失当罪同样面临最高7年监禁。

  不过,目前被告全部否认控罪。据《华尔街》此前报道,审讯按计划将持续70天,双方均为审讯聘请了知名律师。其中郭炳江的代理人是欺诈法专家蒙哥马利,曾代表瑞典政府,向英国法庭申请将维基解密创办人阿桑奇引渡回国受审;郭炳联的代理人是英国着名刑事辩护律师凯尔西-弗赖伊,曾在窃听丑闻中出任布鲁克斯等集团高管的辩护律师。而控方团队由英国着名的资深律师佩里领衔,佩里是陈振聪案的公诉人,陈振聪因被控伪造前亚洲最富有女人龚心如的遗嘱在2013年被定罪。

  而陪审团成员的确定则经历了戏剧性的波折。此案原定于5月27日开审,但在26日选出9人陪审团并确定64名证人名单后,其中一名陪审员突然以健康为由申请豁免出席陪审,最终导致解散这一陪审团,并于6月初再从全新候选名单中遴选出新的陪审员。

  6月初,法庭再次选出9名陪审员,但这次又遇到一个小插曲:在陪审团宣誓之前,一名女陪审员在法庭上提出丈夫为香港警务人员,自己不适合担任陪审员。但庭审法官回应称,除非其丈夫为法官或首席法官,否则这不足以成为豁免担任陪审员的理由。之后,案件正式开审。

  媒体报道称,在香港,陪审团一般是7人,只有在最严重的大案中,陪审团才增加到9人。而有时候,案件的性质也常常会令陪审员萌生去意。例如新鸿基作为香港最大开发商,不少平民对此都抱着不想惹事的心态。

  那么,这一官司会对新鸿基地产有何影响?公司在今年2月发布的关于郭氏兄弟新增控罪的公告中称,该事项并没有及将不会影响本集团的正常业务及运作。

  相关链接

  许仕仁被指年挣百万花销近千万

  每经区家彦发自广州

  作为涉贪案的关键人物,许仕仁被指生活奢华,常年开支较收入高很多,成为其收受贿赂的最大动力。

  主控官在开案陈词中称,许仕仁的生活非常奢华,他的支出远远超过其赚取的收入。2005年6月许仕仁出任政务司司长时,拥有14个银行户口及25张信用卡,2005年至2008年,每年的信用卡账单是100万~200万港元,他在2005年至2007年出任政务司司长期间,每年获政府发放的薪酬约400多万港元,但2005年7月至2006年6月期间的个人总开支高达429万港元,直逼其年薪。

  在2006年7月至2007年6月期间,许仕仁的总开支高达729万港元,较收入高出接近一倍。许仕仁于2007年卸任政务司司长,获委任为行政会议非官守成员,年薪大减至132万港元,但个人开支反而上升至941万港元,接近其收入的10倍。

  根据主控官描述,许仕仁每日或者隔日均提款1万港元,会选择入住高级酒店,2005年10月曾花3.3万港元在香港港丽酒店餐厅享用一顿晚餐,2006年8月以4.2万港元购买Bulgari名表,许仕仁热爱赛马亦曾经是马主,会斥资为爱驹选购顶级萝卜。

  主控官认为,这种生活方式导致许容易成为被收买的目标,而他亦甘愿出卖自己作为政府代表的地位以及在政府的影响力去换取个人利益。

美容
制冷设备
环保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