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泉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秦洪道 第三章星空

发布时间:2019-10-12 20:07:42 编辑:笔名

秦洪道 第三章星空

宗求渊的每一拳,都被巧妙的劲力化解,让他不由得心惊,这年轻男儿为何身上没有丝毫灵力波动,而凭借着他的肉身的力量也动不了眼前男子分毫。

「难道这男子修为在我之上?这不可能!还是他只是一名体修者?」怎么如此恐怖,一直都是宗求渊在主动出手,奈何他手速十分之快,也仅仅是对眼前男子造成了xiǎoxiǎo的干扰。

出手百余次,宗求渊心底没了普,这男子看似都是在躲避他的掌风,看似每次都落于被动,可真实的是这男子竟一次没有出手过,连出手的意愿都没有。

战斗里最忌讳产生别的想法,而这个宗求渊现在的思绪正一次次的挣扎,若不是被限制,岂会跟这个xiǎo子战斗这么久!

「不能等他出手,我得先手!」心里阴狠了一下,从腰际拿出束腰的锦带,眨眼间拿出一个空灵石,里面蕴含着蓬勃的灵气,在这灵气枯乏的地球可以説如雨润干涸的大地,灵气四溢。

这空灵石里面蕴含的灵气足以支持自己施展出最强的一击,他现在不仅仅是想解决战斗,还想依靠这一击毁掉这个男子,男子给他的威胁太大了!

这会议室本就不是十分庞大,容纳各界英豪本就略显拥挤,而现在男子和宗求渊的战斗也在会议室里,每一次两人的擦肩而过都对身边的人造成了一阵劲风,冲击着身边的人。

可宗求渊拿出空灵石的那一刻令眼前的男子眉角高挑,眼神里产生了阴狠的气息,这是要不顾别人的死活么,这个男人好生狠辣!

「看来要拿出真本事了,不然一切都难以挽回了。」

男子声音再次呼出,每一个字都如天籁般印在了在场所有人的脑海中,久久难以消失,回荡不息。

好高深的功力!

宗求渊凭借着肉身强大的力量,猛而握向手中的空灵石,灵气如海水般奔涌进他的身体里,这一刻他身体元气得到了回补。那归沌期的恐怖修为也涌现出来了,在场的人无不心神刹那间产生了悸动,一瞬间的慌心感,普通人根本无法承受这样的力量,那个伛偻的老人直接瘫坐在地上,嘴里喃喃道「这便是修真者么?」

紫微斗星的公主看到老人跌坐在地上,一个飘身冲到面前将他扶起,并挡到了他的面前,这公主身上佩戴着可以阻隔气息的吊坠,心慌的感觉消失了,老人脸色渐渐好转了起来。

看不清公主面纱下的脸,可依稀间还是可以看出她眼角的愤怒,这个宗求渊究竟想搞什么名堂,难道真以为他所谓的大行世界第一无二了,这世界强者太多了,就像眼前的黑衣男子令她产生了高不可测的感觉,始终无法感觉到男子身上的元气,而看起来男子并不是一个体修者,他的肉身并不强大!

「呲拉」一声响起。

公主分心之时,胜负竟悄然而分,她丝毫没察觉到发生的什么,只见那名黑衣男子一个勾手将宗求渊贴身的玄衣撕裂,缓缓牵扯下来。

「竟然被你先手了,我输了。」

「这本就不是生死之战,我对你的性命毫无兴趣。」

这男子的声音沧桑而又低沉,仿佛看淡一切世俗。

那时刹那间的事,在场的人只有宗求渊一个明了,为何自己会输,倘若这男子的手并不是撕向衣襟而是心脏,那自己将会丢掉性命,而他身体里的所有元力竟然被这黑衣男子硬生生打了出去,消散在天地间,太恐怖了刚才,仅仅一掌。黑衣男子一掌拍在宗求渊身上,那一刻宗求渊感受到的是磅礴如星辰般的力量,自己没有丝毫的抵抗之力,而其中还夹杂了莫名的情绪,只是刹那间一闪而逝。

「看来男子也下了杀心,只是为何没动手?」宗求渊心里不禁暗暗叫苦,这面前的男子实在是太恐怖了,如此年纪,却有跟他大哥等同的实力,甚至往下宗求渊不敢想象,难道这男子真是天道期的强者?

「多説无益,既然我胜了他,那就要按照之前的约定,一切由我来定论。」

「各界派出一xiǎo部分人赶回自己的世界,拿出一些灵宝回来,依靠灵宝的灵力将华夏血脉多带走几批人,在这几年之内每个世界都要陆续带走这些血脉,不要吝惜那些灵宝。」这话説的十分威严,不过也令不少人不服气,这灵宝哪有那么轻松便愿意拿出来到,瞬间有人反问了,不过奈于这男子的实力还是委婉的问了。「我们虽有灵宝,可以带走些许人,可若是用掉的灵宝过多,我们世界的人定当产生动乱。」一件灵宝的消失不足以造成什么,可要如男子説的带走数批人,那需要的灵宝不是以数计量的了。

「是啊」其他人也应声附和。

「这个不用你们操心了,你们只要回到你们的世界告诉那些所谓的巅峰归沌期的人“这一切都是星空要求的”,自然会有人来支持你们。」好生狂妄,不过这男子也有狂妄的资本,虽然在场的人都不明他的境界是何等地步,可敢説叫那些归沌期的强者们应允他的一个要求,这男子就当真不简单。

「可究竟有什么方式能让各个世界都出手援救,这个星空究竟是谁,回去得问问大哥了。」宗求渊在心底暗暗到,也默默记住了星空这个名字。

而紫微斗星的公主竟不由的诘眉,星空这个名字竟然如此熟悉。

「星空,星空。」公主身后的老人又不自由的喃喃起来,这老人名叫柳霸玄,是一名科学家,在这些年抵抗妖族的都争里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而这巨大的实验室,也是他给世人留有的一个希望,在这遍地尸体的地球,早就没了所谓的高层。没了那些统治者,而他现在就是所有的希望,所以他在争取些许机会,能把华夏的血脉送出去就已死而无憾了。

可这个星空的出现令他乱了分寸,难道预言要实现了么?!

「可否恳求你也带一批人走?」柳霸玄到黑衣男子面前,言语里是一种对强者的尊重,如果眼前这个人是预言里的那个人,那必须是要对他尊重。

「我不来自任何世界,叫我如何带走他们?」

这句话对在场的所有人都产生了灵魂上的冲击,不属于任何世界,当着是他?柳霸玄越来越肯定了猜测。

面对四周差异的目光,男子眼神没有丝毫动容。

但下一秒,他的心不由的咯噔一下,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气息,不由的嘴角扬起。「哦,对了我倒是忘了我来自一个地方,我会叫那个地方来带走一批人的。」星空邪魅的一笑,最后给了一个肯定的答复。

而转眼间,他就走开了这个会议室,仿佛根本就不存在一般。宗求渊看向胸口的碎布,如此真实,竟如梦幻般。而刚才自己竟然跟这个恐怖的人大战了起来,日后回想起来都难免心有余悸,倘若男子有心杀他,纵使使出浑身协力也难以抵抗吧。

「那个地方是秦洪么?」柳霸玄又低语道,紫微斗星公主不禁诧异,这老头怎么会知道这么多。

「多説无益,老人家我等会为你们华夏的延续尽一份微薄的力量的

。」

吩咐下去,这个会议就此终了。

柳霸玄看着远走的众人,心底不禁松了一口气,总算给后人留了一条活路,能否有所成就就看他们的造化了,这万千世界当真如此神奇,预言里究竟隐瞒了什么柳霸玄也是满头雾水。

依稀的记得这是一个世代相传的故事,虽然这是一个模糊的预言,本以为要自他这一代预言终止,没想到终究遇到了这个星空。一切难道都要按照预言的轨迹发展了么,世界最终会全方面奔溃么,各个位面会融合在一起么?一切都是未知数。

摇摇头,柳霸玄不再去想这些了,走进一间xiǎoxiǎo的房间,里面一个少年在那里画着些什么。

画上一个男人身着西服,画上一个女人身穿婚纱,这是结婚照上的照片。

而环顾四周,墙上挂的全是同样的画,身着西服的男人,身穿婚纱的女人。

「xiǎo晨,为什么外公来了也不搭理一下我」

「哦,外公来了啊。」不冷不淡的话却偏偏出自一个六岁儿童口中,本应活泼好动的年纪如今在这个xiǎoxiǎo的房间里独自画着一副重复的画。

画上的男女是姜晨的父母,画上的男人眉宇间有一种豪气,健美的身姿,凌厉的眼神,俨然一个成功人士,而画上那穿婚纱的女人,模糊可见的轮廓,一副xiǎo鸟依人状,就那样侧倚在姜良身边。

这姜晨xiǎoxiǎo年纪画技就如此生动,此刻在他手中的画卷俨然比照片更要真是几分,画里夹杂着xiǎo姜晨对父母的思念,以及渴望。

xiǎo姜晨曾不止一次问过外公为何他没有父母只有外公,但每次得到都是一句肯定的回答「你父母在你三岁的时候死在了妖族手中。」

久而久之xiǎoxiǎo年纪的xiǎo姜晨不在追问外公了,只是每日抱着曾经父母的婚纱照在那研磨,几年下来,画技经出神入化。

到南京京科男科医院怎么走
北京天伦不孕不育医院的电话号码是多少钱
去南京京科男科医院怎么走
北京天伦不孕不育医院咨询
对南京京科男科医院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