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泉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神医弃女 第2251章 主仆别离

发布时间:2019-10-12 19:45:07 编辑:笔名

神医弃女 第2251章 主仆别离

(猫扑中文)听到了这里,囚天只觉得脑中一阵轰鸣,它环顾四周,这才发现入目的那些荒植,的确全都是五百岁之下。

这个年龄,对于荒植而言,不过是幼年罢了,根本没有什么威胁里可言。

只有五百岁以上的荒植,才具备作战能力。

“不仅如此,那燧石咒还有令人朝夕变化的诅咒作用,我们只能在夜间吸收一些月光才能生长。攻击神族兵士,全都是无奈之举,若非是它们逼得我们无法生存,我们也不会报复它们。我们利用燧石木,惩治神兵,也是被逼的,还请少族长原谅。我们等了这么多年,总算是把你盼回来了,你无论佮也要替我们报仇啊。”

蔓萝说罢,在囚天面前盈盈跪下,她的声音,已经多了几分哽咽。

周围,那些荒植也全都发出了隐隐呜呜的哭声。

“太可恨了,四大神帝欺人太甚。”

囚天听罢,只觉得自己全身怒血沸腾,它从未像今日这般,仇恨过四大神帝,仇恨过神族。

“囚天……荒植一脉的事我很抱歉,可是燧石木……”

叶凌月心底,隐隐觉得不安,明明蔓萝看上去很是可怜,可那模样,却很让她生出怜香惜玉之感。

“主人,我决定留下来,和我的族人共同奋战,还请主人成全。”

囚天猛然提起了头,直视着叶凌月。

它也知主人和四大神帝那样的神族不同,甚至连荒族一脉和它的性命也全都是主人救下的。

可是主人终归是神界军团的人,她的父母,她的亲人朋友,全都是神族。

它和主人,已经站到了对立面。

它再也没有法子,和主人并肩作战了。

它也没法子,看到自己的族人被燧石咒折磨控制。

它一定要救出自己的族人。

“囚天,你不要激动,你这是要背叛老大?我也是荒族一脉,我知道你的感受,可是主人和那些神族不同,她一路帮了你这么说,你说走就走,就不怕伤了她的心嘛?”

小吱哟不满了。

它能感觉到,老大很难过。

“小吱哟,我和你虽然都是荒族,可是荒植一脉和荒兽一脉不同。更何况,你还有家……小乌丫和主人。我不同,我除了我自己,什么都没了。如今我的族人正饱受磨难,我无论用什么法子,一定要救它们,哪怕是我的敌人是四大神神帝和神界十三军团。”

囚天眼底,满是坚毅之色。

她走到了叶凌月面前,冲着叶凌月跪了下来。

“主人,这一路以来,囚天多亏了你的照顾。囚天无以为报,只能立下誓言,此生,囚天和天斗,和地斗,唯独不和主人斗。只要有主人在的一天,囚天永世不与神界第七军团作对。”

说着,她冲着叶凌月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

叶凌月拧紧眉心,她没有说话,只是俯身扶起了囚天。

她的目光越过了囚天,落到了蔓萝的身上。

早一刻,还泫然欲泣的女子,此时正望着叶凌月。

她的眼底,有一丝挑衅之色。

叶凌月眼眸沉了沉。

蔓萝对她有强烈的敌意,她,也不见得多喜欢蔓萝。

在蔓萝身上,叶凌月看到了一种熟悉的神情,那种神情,叶凌月曾经在兰楚楚的身上看到过。

多年之前,在陨神崖上,躲在了奚九夜的怀里的兰楚楚,也有着和蔓萝一样的眼神。

女人,尤其是那种看上去是小白花的女人,往往都是歹毒之人。

兰楚楚如此,蔓萝也是如此。

叶凌月没有将自己的怀疑,告诉囚天。

因她知道,囚天这会儿正在怒头上,无论自己说了什么,囚天都不会相信,反倒会让蔓萝有机可乘。

还不如让囚天自己去发现蔓萝的马脚。

身为荒植一脉的少族长,囚天的成长之路还很长。

“囚天,你我本就不是主仆。你喊我一声主人,已经是对我的抬爱。我曾说过,你要走就可以走,我不会有半句挽留。只是有一点,无论何时,都要记得,荒族也是神界的一份子。若是毁了神界,荒族也再无立足之地。”

叶凌月沉声说道。

“多谢主人。”

囚天感激道。

“在离开之前,我还有一物想要还给蔓萝姑娘,还请姑娘好自为之。”

叶凌月说着,取出了早前从月魔蜥和神兵身上取出的那张天符。

她手一挥,那张天符就直接朝着蔓萝飞去

蔓萝眼底一冷,手指一拢,那张天符就落到了她的手里。

蔓萝显然没有发现,叶凌月居然发现了这张天符。

她的眼底,有暗色一闪而过。

这神族的女人,比她想象的还要厉害。

不过,这张天符,她就算是发现了又如何。

除了四千年前的那些老怪物,和曾经让无数族群闻之色变的老怪物慕容,这世上,就连四大神帝的人,都未必知道这符箓的由来。

一个刚刚摸索到了一点点神念之力的门道的小丫头,根本不足畏惧。

萝神情自若,将那枚天符收了起来。

“主人,后会有期。”

囚天依依不舍地目送着叶凌月和小吱哟等人离开。

白雾散去之后,泪罗石林的道路变得很是平坦。

三人一路都没有说话,直到了出了石林,确定了再无荒植势力之后,小吱哟还是忍不住开了口。

“老大,你真的就这样放弃囚天了?本吱哟觉得,那个叫做藤萝的女人,阴阳怪气的,不可信。”

小乌丫也在旁随声附和着。

“那女人必然有问题,只是对于囚天而言,她才是同族,在没有找到这枚天符的真正来历之前,我也不能判断她是敌是友。”

叶凌月之所以将天符还给蔓萝,也是想提醒对方,自己已经对其起了疑心。

只可惜,烛照那老头子,依旧没有苏醒。

这张天符的来历,恐怕也只有他才知道了。

不过此番泪罗石林之行,总算是没有白费,至少查清楚了食物中毒的真相,以后只要避免使用燧石木,就可以避免食物中毒了。

只是也不知,囚天和蔓萝下一步会怎么做?

叶凌月沉思着,朝着第七军团的方向走去。猫扑中文

莆田治疗牛皮癣医院
阳泉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邯郸癫痫病医院费用
莆田治牛皮鲜好的医院
阳泉好的男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