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泉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神域之无界武皇 第八三四章 无奈的生死恶斗

发布时间:2019-09-26 01:19:01 编辑:笔名

神域之无界武皇 第八三四章 无奈的生死恶斗

……

天符秘宗的秘炼毒丹入口即化,并且沾之立毙,其是专门用来保存珍贵尸身,对于之后炼制成傀儡的质量影响甚巨。

可说当毒丹一入体内,立时就会魂飞魄散,几乎没有任何救回的可能。

因而天符秘宗修士半跪着身子,丝毫没有半点戒心地一边欣赏赞叹其绝美容颜,一边唉声叹气地大叹可惜。

忽而,艾妙晴的双眼猛睁而开,并有一圈蓝芒在其眼瞳中绕转不息。

天符秘宗修士则是一楞,完全没意识到发生了变故,反而还被其迷幻的眼瞳给带入了梦境,完全没采取任何应变措施。

“噗”地一声,艾妙晴的口中射出一条红芒,正击在天符秘宗修士的额头之上。

“啊~”其头猛然后仰,身子也跟着飞退出了数丈。

“噗通”一声跌落回地面,这时也才因剧痛而清醒了过来,用手抚着额头,鲜血也顺着鼻梁流淌了下来。

“这……毒丹竟然没有化去……啊……毒……毒……解毒……”

当天符秘宗修士将手放了下来,才发觉除了满手鲜血之外,还有一粒绛红色药丸落在掌中,其赫然是他先前喂服艾妙晴服下的毒丹。

同时一股麻痹感开始漫延全身,其才想到毒丹药力已由伤口融入了其血液当中。

好在其身体对宗内毒丹有一定的抗药性,赶紧趁着还能动作时将解毒丹取出投入口中,并开始运功尽快将毒素化去。

同时其也双眼充满惊骇地盯视着前方飘浮于半空中的曼妙身影,但却感觉其与先前判若两人,一种尊贵出尘的气质自然发散而出。

这时艾妙晴身上的羽衣无风自动,长发亦是如置身水中般轻柔飘扬,但脸上却是无悲无喜

神域之无界武皇  第八三四章 无奈的生死恶斗

,目光似乎并没放在天符秘宗修士的身上,而是望向了远处的三根石柱。

“唉,果然人算不如天算!”半晌后,艾妙晴才叹了一句。

随后其目光转至地上盘坐的天符秘宗修士,这时魔头也已来到其身旁,两者皆露出极为警惕的神色。

并非因为其该死而未死,而是此时艾妙晴身上所发出的气势,令他们生出了无法抵抗之感,甚至有种想要臣服之心。

然而这里是生死斗场,臣服无异于自裁,而且决定权还不在他们身上。

“邪恶魔物,留之必成祸患,伏诛吧!”

艾妙晴轻抬藕臂,莲指轻弹,便见两颗带有淡蓝光芒的细小火焰飘移而出,缓缓地往天符秘宗修士以及魔头而去。

淡蓝火焰速度不快,甚至如两只带有灵性的妖精在雀跃纵跳,一边嬉闹一边往目标前进。

然天符秘宗修士与魔头的眼里却能看出惊惧与绝望,因为眼见两颗细小火焰朝自己额头飘来,却是浑身无法动弹,反击不能反击,闪避无法闪避,惊呼不能惊呼,求饶无法求饶。

到得最后,反而希望两缕火焰能够来得快些,反正结果是死路一条,倒不如干脆点给个痛快。

然这也只是天符秘宗修士与魔头的错觉而已,直到两缕火焰钻进其额头,而后化为大火将两者焚烧成灰烬,前后也不过两三息时间罢了。

但艾妙晴早在弹出火焰之后,便来到了三根石柱之前,根本就不去关心其结果,反而又叹了口气,喃喃自语说道:

“本以为有他保护,就算遭遇危险,也不会有致命危机而触发封印解除。但如今只有先过了此关再说,只希望接下来遇到的都是些该杀之人,否则处理起来当真会有些麻烦。”

随即,艾妙晴便收了右方石柱宝物,然后轻点一下左方石柱上的传送符,过不多时,人便离开了此间石室。

但对于传送符会强行激发,其似乎半点也不感到意外。

……

有人还在打着第一轮的生死战,有的人则已解决了两名对手,进到了第三轮的比斗之中。

蛮岳宗的常文昊便是第一个进到第三轮的修士,其前两场总共花费还不到两刻钟时间,反倒是等待对手到来的空档,就已快跟战斗相差不多了。

其也不需要把握时间调息,因为前两场都没消耗什么力气。来到此地后便直接走到了右边石柱的前方,细细地在鉴赏着第三关所给予的宝物奖励。

不知过去了多久,后方终于有人传送进来的动静。

但常文昊并未回头,就像浑不知有人进来了一般。

而传送进来之人,在发现到常文昊后,脸色便整个绿得难看,其许久后才从喉咙里挤出了声音,但除了极为干涩嘶哑之外,还带着颤抖的恐惧之音。

“常……常师兄……没想到……没想到……我的第二场对手……竟会是您……”

来者,同样是蛮岳宗的弟子,其虽然才进入第二轮而已,但身上看来已带有点激战过后的伤势。

不过即便其毫发未伤,面对常文昊的结果也早已注定。

只是认输了等同于死,要他连拚都没拚便认输,这个结果他实在难以接受。

这个生死斗场显然实力高者进度较快,但并非只有强者才会碰见强者,端看传送时是否已有人在等待。

并不限定第几轮就一定会对上第几轮的胜者,可说一切完全凭自身运气,即便故意拖延时间也不会有用。

但是当意识到此点之时,一切已来不及了。这名蛮岳宗弟子内心交战了许久,终于还是得面对现实。

其就算拚命也毫无胜算,他仅是蛮岳宗的普通弟子而已,实力上与核心弟子都有一段差距,更遑论是核心弟子中最为强大的常文昊了。

而且他还有兄弟在蛮岳宗里,与其拚了命去得罪常文昊,最后难逃一死还要连累其弟弟,因而其颤着手拔下了手中的戒指,而后恳求着说道:

“常师兄,麻烦您将这戒指交给我弟弟,若以后您成为了结丹修士,还望能够提拔他一把。”

而后其便将戒指给抛出,这时常文昊也才转过身来,伸出手接下了戒指,并看了那名师弟一眼后,点点头说道:“你安心的去吧!”

“谢谢常师兄!”

话毕,那蛮岳宗弟子抬起手,一掌拍在自己的天灵,而后自绝经脉倒地而死。

常文昊则是耸了耸肩,回过身去,这时宝物的禁制也打了开来,其早已仔细地看过了许久,这时便直接将其收入了戒指当中。

但是当另一头的传送符缓缓飘移过来时,常文昊似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一拍掌心说道:

“哎呀,真是糟糕,我根本不太记得你是哪位,就更不可能晓得你弟弟是谁了,唉……这下子也来不及问了,只好将东西还给你啰。”

说完,手中姆指轻轻一弹,戒指便向背后呈抛物线翻滚而去,并不偏不倚地落在了尸体之上,直接静静地躺着连滚都没有多滚半下。

而后传送符白光一闪,便将常文昊给带了离开。

……

另外一间激战正酣的石室当中,此时沙漏仅剩下不到十分之一而已。

而看两人装束,赫然都是三阳门弟子,显然又是一场师兄弟间的生死之争。

“哐铛”一声,两道身影分别飞退而开!

其中一人左胸半部完全是血淋淋的一片,但另一人情况似乎更惨,其一手紧压腹部似乎仍止不住狂涌而出的鲜血,并且大腿处也有一条近半尺的刀切伤口,必须靠着手中长刀撑地,才能够维持着站立而不倒地。

“李四,你不是我的对手,还是趁早放弃吧,否则我们只能同归于尽,你没必要拖着我下水!”

“张三,我现在实力确实差你一点,但我的天赋比你要好的多,因此该放弃的是你,别阻着未来结丹修士的路!”

“呵呵,别笑死人了,还未来的结丹修士呢,我看你连下一关都无法通过,不如死在我手里还轻松一点。”

“哼,你难道就过得了下一关吗?就算是死,我也要轰轰烈烈的战死,但是你休想我会死在你的前头。”

“好!这是你逼我的,即便是将底牌耗尽在此,我也要让你明白我们的差距多大!”

“哼,别以为只有你还保留底牌,我只是不想将其浪费在你身上而已,但既然你如此不知好歹,也就怪不得我辣手无情了!”

结果两人激烈地又战在了一块儿,然而双方底牌尽出的结果,依然还是没人奈何得了谁。

忽而,两人极有默契地一同停下了手,因为他们的耳里听不到了熟悉的声音。

沙漏的持续“沙沙”声不见了……

“啊~~都是你……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放屁……是你该死……一个没希望突破结丹的废物竟要我跟你一起陪葬……我好不甘心呀……”

而后石室中骤然刮起了猛烈的狂风,将两个人呼天喊地的声音掩盖了过去。

当三十息过后,狂风戛然而止,此间石室一切恢复了原状,宝物与传送符仍在,但两名三阳门修士已不知所踪。

但不到半刻钟后,此间石室中一道身影闪现而出,正是已通过了第三轮死斗的易庭。

其一来到此间石室当中,便立即左顾右看了半晌。而后脸上现出了一丝欣喜的表情,同时自语道:

“还好这些石室里的布局大致相同,看来我上一场所找到的阵法节点,还是会出现在同一个地方。接下来便是布置连锁法阵将其冲破,如此便有希望能够脱出这个生死斗场了!”

……

安顺治疗龟头炎方法
安顺治疗龟头炎费用
安顺治疗龟头炎医院
安顺治疗男科方法
安顺治疗男科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