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泉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皇极至尊 第二百七十九章 消息传来

发布时间:2019-10-12 22:14:10 编辑:笔名

皇极至尊 第二百七十九章 消息传来

太学,祭酒办公室。

王承安的心情不错,面前摆着一壶酒和几种小食,他高兴的时候喜欢一个人喝点儿小酒,享受这份惬意。

之所以高兴,是因为他听说皇帝旨召叶云扬进宫,看来御史台的告状折子已经起作用了。

回想自己多年来的努力,一步一个脚印,和现在的身份地位,以及让人眼红的圣眷正隆,他不由自主的感慨万千。

他本是一名普通的太学毕业生,同学们大多从军或从政,只有他选择留校,从一名最低等级的见习教谕做起,兢兢业业数十年,接连升为三级教谕二级一级,后来又升为见习博士博士,然后是出任学政司业,最后在争夺中力压群雄,成为秦巍的继任者,出任祭酒一职。

刚当上祭酒不到四个月,皇帝就带着太子过来巡视,充分说明对太学的重视,和对他本人的赏识,通过这件事,也证明他坐稳了祭酒的位子。

按照个人能力,王承安只能算得上中规中矩,跟前任祭酒秦巍相差甚远,很多人都相信他的晋升只是论资排辈而已。

至于秦巍的卸任,有些耐人寻味,他正处在年富力强的阶段,将太学治理的井井有条,又是圣祭司贺玄远的大弟子,圣庙大祭司霍鸿的师弟,拥有如此身后的背景,为什么会被皇帝罢免呢?:黑||岩||閣即可免費無彈窗觀看

王承安是极少数知道真-相的人之一,是他在太学里待了几十年,很清楚其中门道儿,不是因为皇帝不信任秦巍,而是为了避免圣庙派的人势力过大。贺玄远的一众弟子个个精英,几乎把持了帝国排名前十的高等学院,还有排名前十的圣庙,在他们的影响,一代又一代的人被刻上圣庙的烙印,长此以往肯定是要出问题的。

出于这方面的考虑,皇帝找了个不痛不痒的理由,将秦巍调去其他部门任职,因为王承安是铁杆儿的太学派出身,所以会力压其他几位候选人,最终摘得胜利果实。

外面响起脚步声,王承安皱了皱眉,他不喜欢在享受惬意的时候被人打搅。

“祭酒大人,刚刚从宫里传来消息,说叶云扬被被获准和皇帝太子一起用膳。”来人轻声说。

“什么?”他从椅子上一跃而起,瞪大眼睛说:“那小子应该受到惩处才对,就算是皇帝和太子偏心,不忍心罚他,也该申斥一顿,怎么会被获准一同用膳呢?”

和皇帝一起吃饭,绝对是天大的殊荣,自刘启登基以来,几十年间能获得这种殊荣的人,绝对不超过十个,他叶云扬何德何能?

来人轻声说:“千真万确,这件事已经在宫里传开了,太监宫女们奔走相告,都说叶云扬会成为大汉官场的新贵,相信很多大臣也得到消息了,肯定会对他展开新一轮的巴结。”

所谓新一轮,是因为之前很多人已经巴结过叶云扬了,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他才能收获一屋子的珍贵礼物。

王承安在屋子里来回的走了几趟,摇头说:“不对啊,打人者反倒成了座上宾,皇帝和太子不至于昏聩到这种程度。坏了……”

他突然把眉毛一挑,怒道:“肯定是高远鹏他们撒谎,事情并不像他们说的那样,所以姓叶的小子才会获得皇帝的谅解……对,一定是这样,那就是说本祭酒诬告于他!他受到奖赏,我岂不是要倒大霉?”

想到这里,他不由自主的心惊肉跳起来,打开门怒道:“去把高远鹏那几个家伙叫过来,马上!”

十几分钟后,四个家伙打着哈欠来到这里,白天挨了揍,所以晚上睡的比较早,是刚从被窝里拽出来的。

四人看到祭酒大人面色铁青,眼睛里闪着要吃人的光芒,瞬间睡意全无。

高远鹏小心翼翼的问:“祭酒大人,深夜唤我等前来,有何吩咐啊?”

“吩咐,本座对你们哪敢有什么吩咐,你太客气了。”王承安哼道。

高鹏远冷汗直流,就算是傻-子也能听出话里的不满,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王承安忍着胸中火气,沉声问:“本座再问你们一次,今天在茶楼里到底发什么什么事情,叶云扬为什么会跟你们起冲突,想好了再回答。”

高远鹏心里咯噔,白天的时候不都已经讲清楚了吗,为何要旧事重提?三个同伴一起对着他使眼色,意思是咱们实话实说吧。

他皱了皱眉,觉得在事情搞清楚之前,应该坚持之前的说法,便开口说:“祭酒大人,学生并无要补充的内容,白天所说之事具是事实。”

王承安冷笑:“是吗,那你们帮本座分析,为什么叶云扬被召进皇宫之后,会获得与陛太子共同进膳的殊荣?”

“啊?”四个家伙全都瞪大眼睛,无比惊讶。

高远鹏脑门儿上全是汗水,两条腿也开始打哆嗦。

“快说!再敢有隐瞒,本座活剥了你们!”王承安喝道。

四个人一起跪在地上,胆子最小的一个家伙说:“我们跟您撒谎了,事实上是我们挑衅在先……先骂了国子监和监生,但是我们不知道隔壁是国子监的人,也不知道茶楼包间的隔音那么差。”

王承安皱眉:“怎么骂的?”

“说国子监是丢尽了脸

,监生都是废柴……不配给咱们太学生提鞋……”

“还有呢?”王承安咬着牙问。

那家伙看了旁边的同伴一眼,小声说:“还有就是,说叶云扬不配当南征首功,贪天之功为己有……说他欺师灭祖,在功劳簿上压师傅陈木阳一头。”

另外一个家伙补充:“还说他也是废柴,随便找个太学生出来,都能把他打趴。然后他带着两个同伴破门而入,一言不合大打出手,不过有一点我们没撒谎,的确是他先动的手。”

王承安气的浑身哆嗦,用颤抖的手指着四人说:“你们……你们真是胆大包天,白天的时候我是怎么问你们的,为什么不说出实情?”

高远鹏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低着头说:“都是学生的错,不该欺瞒祭酒大人。”

“欺瞒本座不算什么,你们是一群猪脑子吗?”王承安爆发了,骂道:“脑子进水的人,才会质疑叶云扬的南征首功,你们质疑他,就是质疑皇帝的决定,懂吗?质疑皇帝是什么罪名,你们吃了雄心豹子胆吗,连这样的话都敢说。本座怎么会轻信你们的谗言,颠儿颠儿的跑去与御史台告状,这叫诬陷贵族,知道吗?”

高鹏远不服气的说:“可是他的确打了我们……”

“质疑皇帝的决定,辱骂贵族,不该打吗?”王承安怒道:“你们马上给我滚出去,滚的越远越好,不要让我看到你们!”

四人你看我我看你,想要请求祭酒大人的原谅,王承安没有留给他们机会,指着大门吼道:“滚!”

他们落荒而逃,刚才在外面禀报情况的那人沉声说:“祭酒大人莫要气坏了身体,明天早上送一封认错的折子就行了,相信陛不会怪罪与您的,毕竟您也是护犊心切,所以才听信了小人之言。”

王承安老脸通红,他是个性格高傲的人,刚刚当上祭酒不长时间,就上折子认错,脸面往哪儿放?

再者说,他不觉得一封认错折子能帮自己过关,如果皇帝真的不重视这件事,为什么会让叶云扬一起进膳,这说明他觉得叶云扬受了委屈,以此来安抚他,能放过让他受委屈的人吗?

“你先出去吧,让本座一个人想想。”他摆手说。

那人对着他躬身一礼,转身离开的时候不忘关好房门。

所谓圣意难测,指的是皇帝做出的决定,往往会超出大家的想象,大事有可能化小,小事也有可能变成惊天风-波,在皇帝面前不能心存任何的侥幸,需做到时时刻刻如履薄冰,否则就有可能倒台。

思来想去,他觉得认错的折子很有必要,不但要写,还要写的恳切,就算不能帮助自己过关,至少能在皇帝面前表明态度,证明自己是个知错愿改的人。

他奋笔疾书,一连改了八次,直到天蒙蒙亮的时候,才达到自己的满意,小心翼翼的用嘴吹干墨迹。

太学祭酒不是朝官,没有资格出现在早朝上,折子需要先递到奏事处,由奏事处的官员交给皇帝。

他换上一套干净的学官服,打算这就出发。

“祭酒大人,不吃了饭再走吗?”人端着托盘走过来,上面是热腾腾的早饭。

“都火烧眉毛了,那里还有心情吃饭。”他没好气道。

这时,值守大门的教谕急匆匆赶过来,说:“祭酒大人,刚才有宫中小黄门送来消息,说圣旨马上就要到了,通知您做好接旨的准备。”

王承安一愣:“这么早?”

在他的印象里,圣旨都是早朝结束之后从宫中发出,在中午或者是午抵达目的地,没听说过天刚亮就来宣旨的事情。

一丝不安涌上心头,他紧了紧手里的折子,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教谕催促:“您别愣着啊,赶紧准备香案烛台吧,圣旨很快就到。”

揭阳治疗阴道炎医院
铜川治疗宫颈炎费用
本溪治疗男科方法
揭阳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铜川治疗宫颈炎医院